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 >

李猛:书之道 在文质合乎-千龙网?中国首都网
* 来源 :http://www.rpleasant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9-26 03:32

书的形式,演变史很长。书的原始状况,实在是文具的一个门类。被社会分工异化成一个单独的种类,当初的主流情势是工业印刷品;制作工艺的品种,特别繁多,超乎假想,当然也不局限在印刷工艺,大体分辨工艺和机械工艺。这二者和内容的关系,怎么说呢?是一种特别动态的关系,不固定。比起考虑他们的关联,我更着力的是内容的形成方法,其间要借助到形式和工艺,当然还有其余。

访谈

封面被视为书籍设计的重中之重,抢眼的封面能最有效地吸引读者。然而比较封面,李猛更重视内文设计。他倾向于慎用所谓“创意”,认为不必适度盲目地器重封面的作用。

介绍李猛,剧组重大车祸致5逝世17伤,周星驰旧错误躲过一劫_娱乐频道_凤凰,离不开“设计”二字。然而他似乎并不认同“书籍设计师”这个名号,他的很多主张和做法,也和同行们不一样。

青阅读:绝对于封面,您说自己更看重内文设计,为什么?您以为二者之间的理想关系是怎么的?

——扬之水

李猛获坡州图书奖出版美书奖

李猛:封面,确切地说应该是“外观”。做书是个系统工程,比拟整体设计来说,切实没必要那么重视。封面(外观)跟内文(内容)的设计,幻想的关系是达到一种“十分公平的高度匹配”的状态。对浏览者来说,显然内容才是书的主体。我对内容设计投入的精力远大于外观。外观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需要特殊处理的一小部分,仅此罢了。对书,我反对徒有其表、朴素无华的做法——当然,不单指设计,也指内容。

作者和编辑们老是称赞李猛能理解书的内容,给予最恰当的呈现。他好像特别“挑剔”书的内容和作者,更愿意为值得读的书付出,而不是彰显自己的设计或个性,他总是把自己的痕迹隐藏在书的背地。

——伍嘉恩

青阅读:作者和编辑都特别夸奖您对书的内容的控制和发现性的呈现。您怎么看待和作者、编辑之间的关系?如果遇到抵触怎么办?

发表获奖感言

名义看,历史文博是很小的一个规模,其实可做的事件十分之多,就我们团队来说,满负荷工作是常态。古代遗产确实丧失了存于彼时的意思,但是,当代和古代藕断丝连。设计古代题材的书,是我盘算的一局部——通过大量积累、思考,由古及今,逐步探寻和形成全局的设计方式。到成熟时,也就无所谓“古今中外”。

每次收到李猛为我设计装帧的成书,都会认为莫名的喜悦。诚然设计样已经预先知道,但成书的整体优雅细致,选用的材质恰到好处,仍是令人苦海无边。这当然缘于李猛丰富的专业常识与审美上的独特天赋,但这些并不是这十年中我与他配合无间的主要起因。最令人冲动是,李猛会用宝贵的时间去读懂他要设计的文稿,从而把持内容的精髓,而后以典雅端庄的设计加以表白,这样岂但更能凸显主题,也能帮助读者多品位地理解眼前读物。

本版采写/本报记者  尚晓岚(除署名外)

李猛:会筛选。不仅挑书,还挑编辑、挑作者、挑出版机构、挑印刷厂……也就是说能涉及到的,每一个参与者,我都挑。因为一本好书的诞生,设计师也只是其中一个参与者,只有前述各方面都到达高尺度了,才有可能做出有价值的书。设计的价值是附加在成品书本身上的,无奈独立存在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

青阅读:您为什么把自己限定在出版物设计的范畴内(尤其是文博类的图文书)?据说您近年来也开端尝试纯文字书的设计?

李猛做的大多是图文书,如何处理庞杂的图文关系,往往令设计师们头疼。李猛却见之心喜,“越复杂越好”。把图片和文字编排得逻辑明白、美观悦目、便于阅读,是他的乐趣也是他的专长。而且,他不采用一些同行推许的“网格体系”来排版,他觉得网格设计是凌驾于内容之上的一种限度手段,即使与内容匹配,也分歧适汉字。

与其说是抵牾,不如说是在某些内容显现方式上的观点相左。有时,一方的概念诠释、沟通用词,在另一方看来,根据其感官教训,会完全歪曲。在回答你第三个问题时,我说到的“作者及加入者感官品位偏好”,可能说是做书过程中,最大的不牢固因素。我操纵不了,也不想控制。顺其自然,有时意外收获也很大,失败了也畸形。

诚然,我从业的时光不算长,还有待积聚、有待增加工作教训。到目前,所有的工作过程,就是思考和学习如何做设计的进程。我看中作者、编辑的独破性,书稿的纯粹度。要消解固化的、拍脑袋式的设计方式,所以br 女孩子在青春期时5分的差,唯一可行的准则是——打消编辑、设计师甚至作者的界限,合为一体。换个角色看问题,往往出其不意。

坡州市位于首尔西北部,因出版业的集中和发达驰誉东亚,“坡州图书奖”(Paju Book Awards)由中、日、韩三国的出版家们动员并主办,包括著述奖、策划奖、美术奖等。9月15日,第七届坡州图书奖颁发,今年出版美术奖的获得者,是中国内地书籍设计师李猛。

李猛对新技巧有足够的懂得,但不到需要的时候不为夸奖技巧而运用。简约,克制,不久嘴,最大限度地应用作者自己的语言、图像,有懂得,不点明,不说破,让作者的情义渐次浮现,让读者掩卷后有会心之乐。成品书,在架上不醒目,拿过来可手,封面扉页也不脱畸形两个字,却耐看。所有细节都有出处。纸的质感颜色,字的大小形式,天头地角与行距,读书时退隐得无声无息,视觉的疲乏减到很小。

美学方面,我素来不排斥任何一种。我追求高匹配度,包含内容本身的自洽程度。《论语》中说,“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,彬彬有礼,而后君子”。我懂得,“文”指的就是浮现方式,“质”就是内容实质,“彬彬”就是高度匹配,同时有“美”在里面。我很同意,我欲望经过我处置的书,都是文质兼备,井水不犯河水的。另外,设计应该尽量保持一定的“透明度”。通过我的工作出现出来的内容,越不着痕迹越好,越个别越好。以减法为主,须要增加内容之外的元素,以“非常必要”为准则;内容方面有冗余的话,也要斟酌是否加以节略。

“我始终信赖,出版物的内容和形式,应该靠介入者的辛劳和智慧,有机地联合在一起。但是通过十多年的寻求,我向自己发问:到底什么样的内容值得去投入新的思考、拓展设计的边界?”

青阅读:您特别擅长处理复杂的图文关系,可否就内文设计谈谈心得?

作者谈李猛的设计

青阅读:您理想中的书籍设计是怎样的,2018年马会全年材料

——李零

李猛:我感到,书籍设计师,应当是“出版行业中的设计师”,身份两者兼有。强调“出版工作者”,是给本人提个醒,在方向上要更偏向贴近出版举动自身,具体的切入和发展都要围绕最原初的动机——出版。小学生都晓得的“南辕北辙”的成语故事,讲的就是这个简单情理。设计再怎么强调都不外火,只是不能背道而驰,利用内容去抒发所谓的设计。

纯文字书,大多是文学体裁。市场原因,出版人往往着眼点在外观。这和我的理念相悖,只能缓缓积累吧。任何工作都需要一个切入点,我在这个点上逐渐拓展范围。

此前取得过这一奖项的,还有著名的书籍设计师陆智昌、设计与研究创作一身兼的赵广超等。这次获奖让李猛感到无比意外,因为他觉得自己在行业内算不上有名气。出版美术奖由出版人进行评判,看待装帧设计的视角与常见的书籍设计奖有所不同,出版界对李猛设计作品确实定和嘉奖,对他而言是很大的鼓励。

这一部书(《中国古代金银首饰》)的设计,我不知道该如何从专业角度评估,只是认为它自为天地,境界别开,而以作者的身份,更感到这是一种贴“心”的设计,我所渴望的图与文字奇特构成叙事,设计者竟是“不谋而合”。

青阅读:某些失掉装帧设计奖的书常遭读者诟病,就是形式离奇,而内容单薄不可读。您做设计会有意挑拣图书吗?您怎样对待书的形式、制造工艺和内容之间的关系?

李猛:先要读懂全书,包括图像等内容;同时设定一个高的标准;反复检讨:诸如内容品德、目标读者群比重、作者及参与者的感官品位偏好、页面空间局限、生产成本、编辑方式……这些问题都处理到位了,读者阅读时的闭会造作不会太差。

——朱传荣

对很多设计师而言,书籍设计只是平面设计的一个门类,做广告、商标、包装、识别系统、界面同样可以彰显才华,更是生财之道。但是李猛工作室只针对出版物做设计,不接与书无关的商业设计。2003年,他从清富丽院艺术设计专业毕业,一门心理就是要设计好书。

李猛:参加、合作者之间,彼此宽容比对立更有利于工作,作者、编纂跟设计师也能够成为友人。

李猛做的书,并不一眼望去目眩神驰的后果,但是打开书去读,就能领会其中的美妙。不仅是阅读的便利和视觉的舒畅,谨慎有序的编排,图文之间的节奏,以及某种奇妙的呼吸感,赋予了书一种可以感知的平和气息。说到底,这波及到对内容最本质的理解。“书”作为一个载体,对李猛而言到底象征着什么呢?

“让书是书,让读书是读书。”这是故宫出版社编审朱传荣评估李猛的一句话。在咱们这个装帧设计求新求变花团锦簇的时代,“让书是书”并非一句空话,它很有针对性。然而貌似简略的,可能最难。由于这不仅关乎才干和技能,也取决于一个人的定力和坚守。

我心中空想的美编,不仅仅是个熟悉古代元素,追求构图成果的人,他还是个对书有所懂得,对作者也有所理解的人,李猛做到了这一点,手机开奖16kjcom资料

青阅读:在坡州出版奖的获奖感言里,你把自己定位为“出版工作者”,而不是“平面设计师”。两者有什么差异吗?

李猛:我的专业是书籍设计,穿凿附会就坚持下来了。当然,个人兴致的能源更重要些。确实,我做的大部分书都是“文博类”,也是兴趣使然。准确地说,应该是“古代+中国”范围内的题材。市场起因,图文书相对多一些,天然就波及到历史、文物等内容。我是有意常设躲避其余题材和内容,当然也不是完整屏蔽。

李猛在2005年成破了设计工作室,长期在文博领域工作。2009年他设计了《故宫日历二○一○》,带动了日历出版的潮流,不过那时人们好像还不留心到他的名字。直到近多少年,他出色地实现了《明式家具二十年经眼录》《中国古代金银首饰》《咱们的中国》《图说敦煌二五四窟》《蒙古国纪行》等一系列学术书,出版界和读者开始被他图文相得、精华内蕴、守正持中的设计风格所吸引。

李猛:我始终认为,书的设计,切实就是从视觉角度进行编辑。内容信息的构成方式,有万万种,如何决议和评判,却总是局限于参与者的视觉品位。此时需要一种理性和感性优雅的结合。